坚持深化改革坚持依法治理 加快提升原始创新能力——专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党组成员、秘书长韩宇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22-04-14 10:23 浏览次数:

【科技进步法贯彻落实·这么看这么干】 

“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以下简称科学技术进步法)的一个突出亮点,就是紧紧抓住制约我国科学技术发展的阿喀琉斯之踵,系统设计了全面提升原始创新能力的制度安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以下简称自然科学基金委)党组成员、秘书长韩宇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基础研究是整个科学体系的源头,是所有技术问题的总机关。”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基础研究工作。作为资助基础研究的主渠道之一,自然科学基金委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

2021年,自然科学基金委共接收来自2373个依托单位的项目申请28.73万项,择优资助各类项目4.88万项,资助直接费用312.93亿元。2022年科学基金的财政预算增长6.8%,将达到330亿元。

面对科技发展范式变革的历史机遇,经济社会发展对基础研究提出的更高要求,科学基金如何发挥最大效能、担负起推动基础研究发展的时代责任和历史使命?韩宇强调,必须深刻认识科学基金的法定职责,全面落实科学技术进步法对基础研究工作提出的新要求,持续深化科学基金系统性改革,推动我国基础研究高质量发展。

坚持固本强基把基础研究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

“科学技术进步法首次将基础研究单列成章,彰显了我国提升原始创新能力的坚强决心。”韩宇阐述道,当前我国面临的很多“卡脖子”技术问题,根子是基础理论研究跟不上,源头和底层的东西没有搞清楚。这次修订将基础研究首次单列成章并列在总则之后进行系统阐述,强调基础研究要“围绕科学技术前沿、经济社会发展、国家安全重大需求和人民生命健康,聚焦重大关键技术问题,加强新兴和战略产业等领域基础研究,提升科学技术的源头供给能力”,凸显了我国对基础研究战略地位认识的新境界,体现了对科学与技术辩证关系的深刻把握,反映了我国科学技术发展的时代特征和战略考量,表明了持之以恒加强基础研究加快补齐创新链条源头短板的战略定力。

在经费投入方面,我国基础研究占研发投入比重2020年首次超过了6%,但与发达创新型国家基础研究投入占15%—20%相比差距较大。“科学技术进步法从建设创新型国家和科技强国的战略目标出发,针对基础研究投入的‘老大难’问题单独设立两个法条在制度上予以保障。”韩宇说,强调“国家设立自然科学基金”“有条件的地方人民政府结合本地区经济社会实际情况和发展需要,可以设立自然科学基金”,坚持宏观引导、自主申请、平等竞争、同行评审、择优支持的原则资助基础研究,支持人才培养和团队建设。

推进系统性改革应对挑战中迎接未来

2018年以来,自然科学基金委坚持基础研究“源头”和“总机关”的战略定位,明确提出构建“理念先进、制度规范、公正高效”的科学基金治理体系改革目标,持续推进以“三项改革任务”为核心,以“加强三个建设、完善六个机制、强化两个重点、优化七方面管理”为重要举措的系统性改革,各项任务取得重要进展。科学技术进步法系统总结了我党推动基础研究发展的实践和经验,提出了一系列重要制度保障,对科学基金未来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

“当前科学基金系统性改革正处在爬坡过坎全面推进的关键阶段。”韩宇说,要以贯彻落实科学技术进步法为契机,自觉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加快推进科学基金系统性改革,确保法律的原则要求落地、制度规范落细、法定责任落实。

他具体介绍道,科学基金要充分发挥支持原始创新的制度优势。持续推进明确资助导向、完善评审机制、优化学科布局三大核心改革任务;深化基于基础科学、技术科学、生命与医学、交叉融合等四个版块的资助布局改革,激发落实“四个面向”的组织管理活力;突出科研范式变革和科学问题凝练两个重点,完善原创探索计划,推动学科交叉融合,引导和激励科研人员在抢抓科研范式变革机遇中应对重大挑战,在应对重大挑战中推动科研范式变革,切实提升科学基金科技创新源头供给能力。

韩宇表示,科学技术进步法高度重视基础研究人才培养工作,强调要“加大基础研究人才培养力度,强化对基础研究人才的稳定支持,提高基础研究人才队伍质量和水平”。科学基金要不断升级完善培养人才资助体系。要稳定支持青年才俊投身基础研究,2021年受资助青年基金项目数量较2020年增加了15.3%;要建立更加开放的人才高地,目前已经取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对非华裔外籍申请人限制,并设立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港澳)、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海外);要鼓励勇闯交叉学科无人区,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和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针对交叉领域分别增加了15项和30项。

韩宇强调,科学技术进步法“鼓励企业加强原始创新”,新增的区域科技创新一章强调“推动中央科学技术资源与地方发展需求紧密衔接”。科学基金要深化探索基础研究多元投入机制,深入总结自然科学基金委与2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9家企业和6个行业部门共同设立联合基金的成功实践,进一步发挥科学基金的“撬动”作用,积极推动以应用研究带动基础研究,促进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成果转化的融通发展。同时,加快探索接受社会和个人捐赠的可行路径和制度保障,推进形成社会关心和支持基础研究的良好氛围。

“要继续把科学研究灵感瞬间性、方式任意性、路径不确定性的特点体现到具体的管理制度之中,下放项目研究计划调整权。”韩宇强调,按照科学技术进步法“为科学技术人员潜心科研创造良好条件”的要求,科学基金要合理简化项目申请材料、持续改进无纸化申请、深入实施代表作制度、完善项目评审评价;要落实最新的项目资金管理办法、推动人才类项目包干制落地、下放项目经费使用调剂审批权、赋予科研人员更大的经费使用自主权,让经费成为服务创新的助推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